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aos



怎麼聽著聽著就…嘆氣。媽啊我真的跟這傢伙好像。
總是這樣存在著,是為了什麼?想要有誰?

真的討厭社交。討厭要不斷猜測每個人對自己的態度,是喜歡呢還是無視呢還是討厭呢?一個人在瞎猜,像個被害妄想到窒息的中二雞。

『太誇張了,只是不習慣這種新的群體吧?』

還是不安……但當然不會表現出來。有時在想,如何令自己變得…討好一點呢?不過通常這種念頭一冒起來三秒便會消失。幹嘛要做這種完全不像自己的蠢事啊。……如此類推各種糾結

另外,家裏的本來都是小問題而已,然而n波未平n波又起,於是悄悄地爆發了。不好意思啊娘親,我是真的不想的。可是有些人我是不想對就是不想對,有啥恩也沒用。逼我也沒用。讓你難堪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再另外兩隻貓也是,讓人省心一點可以嗎?可以嗎?有時真的很無助。一早堅持不要養的是我,因為我會擔心他們可能需要大量支出,也深知自己無法忍受把生命與財政放上天秤「衡量輕重」的感覺。他們那時總說不會的,不會的。然後呢?現在呢?幾乎全都似乎是長期病了,不時需要各種覆診治療……

『錢不是你出的,你當然能大聲說要怎樣怎樣做!』

對呢…………………………………………哈哈。實在太不懂「衡量輕重」。反正就是不暗世事的小孩。只是覺得有點不公平了。怎麼能把兩家庭成員強加進來再要我「衡量輕重」?

平時被認為薄情的野狐子…媽的,對有些人或物,不作聲不代表沒感情。





先到這裏吧。還好,有這個樹洞。

拍手[0回]

PR
蹉跎



紀錄。

嵐山、心齋橋>>錦市場、清水寺、鴨川>>滋賀大津比叡山>>大阪城

此行屬背包旅行,非常隨意。
基本上都是在郊區遊玩…若不是第一晚要在心齋橋找一家拉麵店的話(結果中伏,我再也不相信那些介紹了嚶嚶嚶)(喂)。
確實是不錯的地方,風景很美,感覺非常舒服,但如果天氣放晴就更完美了。

啊。也有很多趣事。(笑)
嘛,說一個好了。某野狐媽排隊使用販賣機,把硬幣強行塞到放紙幣的地方,嚇得後面的人都囧掉。據說是因為太緊張了……

話說剛才提到的隨意…嗯…真的很隨意。
隨意得上了機場巴士才發現沒帶旅遊書(借來的),然後淡定的無視機場的書店繼續出發。
到了機場和各鐵路站就拿那裏的地圖和一點指南(?)決定實際行程,嘛其實未出發時大概定了要去的區分次序,有點概念(幸好)。只是最初打算去的奈良還是什麼,突然變成了滋賀…………比叡山還是臨時決定去的(本來是想去琵琶湖那邊)(汗)。
最後發現,事實上,嗯,無書勝有書(?)。(所以就是下次也不用帶了的意味?)

有時候,沿途用心感受、發掘四周的事物,得到的比低頭被書牽著走到所謂的「人氣特色」景點/商店,更多更多。一次旅行,印象最深的不是從鏡頭捕獲的壯麗景色,反而是在鴨川附近的家庭料理小店的晚餐,跟老闆、老闆娘和另一桌喝得很高的上班族分別以蹩腳的日語和英語交談的時光。從野狐子起初的超超超緊張(老闆娘可能對疑似內地人似乎有一點排斥所以面色不太友善),到後來知道了我們是香港人(你說他們對香港的印象比天朝真是…咳咳),他們自豪的介紹自已的店和一點鴨川史,給我們加湯、試了一點其他的料理(之前已經吃過東西所以其實是接近飽死的狀態),最後跟兩夫婦拍照留念,又和喝高了(誤)的大叔握手告別…啊。這不就是旅行嗎?

不過補充一句,如果打算住在大阪而常乘搭阪急/往京都那邊的話,最好別住近西梅田。經驗告訴我從酒店(Hearton)到車站跟從機場入口至上機的路程似乎可以「媲美」。懷疑有放學步行回家的感覺(?)…Orz



----------------------------

另,目前為極樂(失業)狀態。
爽。(咦?)

拍手[0回]

Yours.

張口與發聲之間,絕對不只是待聲帶震動的time lag,而是瞬間的取捨。
衡量得失(應該是單純的失罷了),終究壓下衝動而引起的音節傳送。
更多的時候,手指放到鍵盤上三秒,結果還是選擇關閉。
為了…嗯…好像做了很多自已不曾想過會做的,有點胡來的事。
一直都是,單方面地。

當中各種回憶各種心態轉變…各種杯具…
有點累,但突然丟下會更不知所措。雖然已經夠亂了。是太習慣了嗎?
說不痛是騙人的,說沒有怨念是騙自己的。
一定是我過活的方式不對!
那邊的,知足吧!(喂)
求穿越、求外掛、求各種支撐!

算了,從來沒期待什麼,現在這樣也不錯。希望未來不會後悔。
反正人還在,請隨便拿去用吧,直到轉身為止。

天秤,為平衡而生。均衡,是物理現象。將兩物放上,孰輕孰重,顯而易見。
而經濟學中,人又被假設為經濟人,必然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選項。
有供有求而生均衡。

張教授卻說,均衡來之不易,不是僵著不變,要局限有邊際上的變動方能推測出來。真實世界中的局限有點複雜,難以清晰地一條條羅列出來。
要將你估計最關鍵的拿出來作個改變,看看人的行為會否因此而變化。
此外,以邊際來看,人所作之行為後的得與失,往往是相等的,只要把相關的局限都算進去的話。

要說起來,心中的天秤早已往一邊傾斜,可是不知道得了什麼。
自己所認為的不平衡,興許是局限轉變擺在那裏,而依然裝著瞧不見。

凡事的表象無法否定,但有時簡單的表象背後,又未必沒有一個糾結的故事。

突然想起這破事兒認了沒人會在意(沒打算這樣做),否認亦沒有意義。
無論如何,說完了,活還是照樣過。

拍手[0回]

仍然

兩個月的時光,能做什麼呢?也罷,事到如今還未學懂像旁人般賣力。
有些時候點開這部落格,千言萬語如星塵交織於糾結的宇宙,卻都在大氣層燃盡。
到最後,刪刪改改,還是剩下了沈默。
評論別人沒有意思,自己並非喜歡搬弄是非之人。
野狐禪?人呀,到底想學懂什麼?
總是留下負面情緒,意義不大。
知道呀知道呀。也許愈懂愈多了,又像是什麼都不懂了,反正就是亂糟糟的一團。

自己的本末倒置,口是心非,違心論…不斷的輪流的跟自己開玩笑。

包裝得美輪美奐的世界之下,畢竟包裝著大自然中適者生存的潛規則。
靜靜伏在一旁。
大概是種技能。

拍手[0回]

興之所至,取班褸後感

經過多番投票協商還有負責同學的努力,班褸成品終於出爐!路上我沒有打開包裝袋,只是隨意瞥了這左邊紫、右邊灰的風衣一眼──「7B獨秀」,哈哈!

喜歡鮮色的人大概都覺得左邊深紫、右邊深灰的配搭太無趣,不夠可愛搶眼。確實,紫色對東方人而言並無吉祥的意思。以日語的角度而言,「紫」甚至與「死」同音!到灰色更是模棱兩可,非黑亦非白,莫非是無間道?!抑或是指我們面對現實與未來只能灰心妥協?

作為末代高考生,無論任何一種說法都似乎是種凶兆呢。呃,好像扯太遠了,現實一點的應該會認為我想太多了,顏色神馬的不就只是顏色嗎?既然班裏沒什麼特別的代表顏色就順其自然好了。

事實上,我們不能否認衣物的顏色對於人的視覺觀感、甚至是心情能有頗大的影響力,就如穿間紋衫看起來會較瘦,穿鮮色衫會令人更精神一樣。然而,顏色的作用並不只是為了引人注意,是能夠在不同的環境下被賦予獨一無二的意義的。

想想別人會怎樣形容我們所屬的群體,7B?熱情天真可愛衝動還是冷靜寡言死讀書苦幹?操縱人的無非是青紅兩端:熱鬧與寧靜、歡喜與悲傷、怒髮衝冠與冷眼旁觀……控制情緒是門深奧的學問,要隱於人前容易,欺騙自己卻難。我們曾面對,或者即將要面對的事情實在太多了,複雜的情緒一筆筆為自己塗上時而紅、時而藍的色彩,誰也無法抵抗,否則就變成了一台可悲的無情機器。可是,我們能做的,就是以深紫的沉實色調在社會遊走,別讓任何一端壟斷,令自己及身邊的人難受。

這邊廂,赤藍合之為紫;那邊廂,灰更是光影交替而生。人所走的道路從沒有絕對光明,因為縱使我們身處陽光中,腳下始終與灰暗的影子纏綿。你跳起來,它還留在原地苦等。凌晨零時,獨自迷惘,以為伸手不見五指,怎料微弱的銀光又從月亮灑落,終究,還未是絕路。況且我們一天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天仍是局內人。浮光掠影之中,真真假假太多太難猜,何必太計較人與人之間為定而定的「真理」?走在市井的路上,身上都難免愈變愈髒。快點醒過來,拍拍灰塵又一條好漢。無法漂白?不要緊,別患上精神潔癖,太白只會讓污痕變得更顯眼,令人害怕跌倒,阻礙我們向前奔跑。

紫與灰本來全無交集,但我們現在何不就嘗試給它們一點專有的意義?顏色本身就反映著無言的態度,無言的思維,無言的精神,勝於以文字苦苦詮釋。當然,要如何進一步演繹顏色背後的意思,則是個人的決定了。班褸穿起來,絕非單是「幾十人穿著一樣的東西」,而是鼓勵這個小小的群體一同發奮向上,以團結一致的態度,追求自己的理想。即使未來要獨自面對挑戰,穿著班褸,還是不孤單的。穿上它,我們化身藝術家,左手是光影,右手是調色盤,帽子為我們遮風擋雨,張開眼晴眺望天地的遼闊;卸下它,我們以身體每一吋皮膚,感受風吹雨落,閉起眼晴感受世界的脈動。畢竟,我們還有太多的東西能學習、體驗。從不同的角度看看世界,人生才能時刻保持「新鮮」……有賺無蝕呀!

7B,加油!

拍手[0回]

プロフィール

HN:
誰←←顯示為放空中
性別:
女性
カレンダー

08 2019/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リンク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12/11 路人]
[12/11 路人]
[08/06 路人]
[08/05 lokb]
[08/05 路人]
最新記事

(08/17)
(05/07)
(04/18)
(01/20)
(11/18)